新11选5是什么东西:福彩新11选5玩法

POSTALCO talks POSTALCO(Part 1)

聽Abelson夫婦講述品牌誕生的故事

 

明明還是全新的,卻并不那么簇簇然,很自然的有著一種令人覺得親切熟悉的氛圍。對于遍布世界各地的愛用者們來說,POSTALCO出品的各種文具和皮件的魅力,或許正是來自這份獨特的溫厚質感。作為fieldnotes的選品之一,和品牌的合作也已經進入了第三年。

為了能讓喜歡POSTALCO產品的大家能夠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,我們專程到東京采訪了品牌創辦人、經營者Abelson夫婦,聽他們講述品牌誕生的經過和傾注于產品中的理念。

 

 

Interview with POSTALCO

Abelson夫婦的見面,相約在澀谷的POSTALCO店內。之前與Mike有過幾次交談的機會,而和他的太太Yuri(友理)卻只在郵件和電話中少許接觸,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緊張和期待。

——我們銷售POSTALCO的商品有兩年多了……

Mike Abelson(以下簡稱“M”):對,已經快三年了,時間過的真快……

——對了,想先問一下,之前有接受過來自華語圈的采訪嗎?中國大陸,或是臺灣、香港等地的媒體。

M:嗯…… 記憶中像這樣直接面對面對話的機會應該不多。

Yuri Abelson(以下簡稱“Y”):的確不太有這樣的機會。

——為這次采訪做準備的時候,曾經在網絡和一些媒體雜志上尋找搜索了一下,結果發現比較全面的中文報道幾乎沒有,英文、日文的采訪和介紹倒是看到很多。我們想,也許有不少生活在華語圈、對POSTALCO的產品很感興趣的人,包括我們fieldnotes的顧客,想對POSTALCO有更多了解,卻很難找到相關的資料和信息。

所以這回想請二位跟我們聊一些比較基本的話題,以“POSTALCO是個怎樣的品牌”為重點。

上圖:東京澀谷的POSTALCO店鋪。

 

 

品牌誕生——從一個大信封開始。

POSTALCO起步于2001年。兩人在美國的設計學校里相識,畢業后Mike進入箱包品牌JACK SPADE當設計師,Yuri也在紐約成為一名平面設計師。

——我在很多地方讀到過類似的介紹,說之所以有POSTALCO這個品牌誕生,是因為“Mike為Yuri做了個大信封”。

M:哈哈,的確是這么回事。(笑)

Y:2000年左右的時候,Mike從洛杉磯搬到紐約來。在洛杉磯生活的人習慣以車代步,長時間隨身攜帶很多東西的機會不多。

M:對。住在洛杉磯的話,到哪兒干什么都是開車去的。工作用的文件資料,也最多只是從停車場拿到辦公室那么短短的距離,需要“隨身攜帶”的東西極少。紐約就完全不同了。

Y:所以Mike(來到紐約后)見我整天上下班或者外出開會時,包里都塞滿了A4大小的資料,看著很不方便。

M:那個畫面一直印在我腦子里了。

——(笑)

Y:估計是資料很多很重,我的樣子也實在太狼狽了吧。Mike就用手邊找到的一些皮革和布,為我做了個像信封一樣的文件夾,大小正好放得下A4打印紙。用了之后發現,還真挺方便好用的。

M:嗯。

Y:帶著那個文件夾外出,總能吸引到周圍人的目光,還經常被問“在哪里買的?”

上圖:這個當年Mike為Yuri制作的用來攜帶文件的“大信封”,成為后來POSTALCO品牌的第一個產品“Legal Envelope”的原型。

 

從拖鞋到各種小家具,只要是在市面上銷售的商品里找不到合自己心意的,Mike就會琢磨著動手做。對以商品設計工作為生的他來說,這樣的日常似乎也是勤習勤練的一部分。為Yuri做的這個文件夾,原本也是Mike的“習作”之一。

不久兩人接到一個工作項目,在合作完成的過程中,漸漸萌發了讓那份“習作”成為商品問世的念頭。

Y:Mike成為自由設計師之后,有一次我所在公司的上司問我倆是否有興趣接份工作,為一家音樂公司制作PR產品,1000個包,從設計到包裝到生產,全部交給我們負責?;蛐硎且蛭餃綻錁=喲?,對我和Mike都比較了解,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可以做點什么吧。(笑)

那個項目是我倆第一次單獨合作,兩個人一起做設計,一起從布魯克林的這頭走到那頭找生產廠家,一起考慮包裝,把制作產品的整個過程體驗了一遍。

M:的確是。那次的工作,跟之前只做設計不同,需要負責到產品生產和最終交貨,是一次非常難得的學習機會。也正是因為兩個人獨立完成了整個項目,才有了信心,覺得“或許可以試試做一點兒我們自己想做的東西”。

Y:就商量“要不就把這個大家都夸贊的大信封做成商品吧”。

 

 

POSTAL (郵政)+COMPANY(公司)=POSTALCO

Y:如果要做自己的品牌,該起個什么名字呢?音樂公司的項目還沒結束,我已經開始想這個問題了。(笑)

——是嘛!好快?。。ㄐΓ?/span>

Y:挺興奮的。那時候只要有一點兒空閑時間,就抓著Mike討論品牌名稱的事情。

M:回想起來,可真是列了好多好多候選啊。最后還是Yuri的主意吧?

——哦?“POSTALCO”這個名字是Yuri想的?

上圖:店內貨架上擺放著“POSTALCO”的LOGO牌。名字是由“POSTAL(郵政)”和“COMPANY(公司)”組合而成的造詞。 “世界各地到處都有郵局,紙張把世界聯系在一起”, 這份郵政情結讓設計師Mike選擇信鴿作為品牌的象征。

 

當時的紐約,“文具店”正值變革期,生活中電子郵件逐漸取代了手寫書信…… 人與人之間交流和溝通的方式也隨之發生變化,紙張的魅力卻意外的顯現出來。在這個聽過一次就很難忘記的品牌名稱“POSTALCO”里面,二人傾注的是一種怎樣的意念呢?

?Y:那時候住在紐約,好幾家自己非常喜歡的文具店接二連三關門倒閉了,被Office DEPOT(*注)那樣的大型連鎖店取代,看著非常難過。

M:對。

Y:在那些老式文具店里,能找到這種現在完全看不到的膠帶架之類的東西。(邊說邊把店內柜臺邊上的膠帶架拿到眼前的桌子上)特別有存在感,鐵質的,很重……

(*注) Office DEPOT是世界最大規模的文具連鎖店,遍布60多個國家地區,辦公文具等價格普遍低于一般零售價格。美國國內有1,100家以上店鋪,美國以外約400家以上。

上圖:仍然在POSTALCO店鋪內現役中的膠帶架。成年人單手拿都感到吃力的重量,使用時異常舒適穩定,單手可以自如靈便地切割膠帶,還多了一份親切溫暖。

——哇!比想象中還要重!

Y:都是些買一回就能用一輩子的東西。

——的確是。

Y:制作這種非disposal(用完就扔)的產品…… 我們倆都非常欣賞這樣的生產理念。

M:對。

Y:如果做自己的品牌,我們希望不是忙著每季推出什么新產品,而是設計出一款之后能一直銷售下去…… 起初沒什么具體的計劃,但這一點卻非常明確。

——嗯。

Y:另外,那時已經有很多人開始使用郵件了,當然還遠不像現在這么普及,但卻讓我們更加體會到整個“郵政”體系的偉大。遍布世界各地的郵局,用紙張、筆、郵票這些生活中隨處可見的東西,就可以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取得聯系,實在太神奇了。

Y:當時,周圍環境的種種變化,和我們兩個人的關注喜好等等重疊在一起,很自然的就覺得“如果要把那個大信封式的文件夾做成商品,就用這個名字吧?!?/p>

 

 

聽到“POSTALCO”的瞬間,立刻覺得“??!挺不錯!”

——第一次聽Yuri提到“POSTALCO”這個名字的時候,Mike是什么感覺呢?

M:在那之前已經有了很多候選,可都覺得不夠好,還缺了點兒什么。但一聽到“POSTALCO”,立刻覺得“??!挺不錯!”

——我也從最初知道這個名字的時候,就覺得特別合適。我們自己也經歷了“起名”的過程,完全能夠理解那種難度。

M:對吧。起名真是特別難的事情。

——“POSTALCO”里面所包含的“PO”、“CO”這類發音,讓人感覺輕快、積極,和現在的品牌風格非常和諧。另外因為是造詞,也很有獨創性。

Y:把POSTAL和COMPANY混合在一起了。

M:我非常中意,幾乎是從一開始就相當滿意的。

——發音也簡單,不但英語圈的人容易讀,日本人、中國人也基本都能看到就讀出來。

Y:是的。這也是起名字時的意圖之一,國際通用。在中國怎么樣?大家能明白Postal是跟郵政相關的嗎?

——在中國,“Post”這個詞還是挺常見的。各處的綠色郵筒上,中文的“中國郵政”下面還印著英文的“CHINA POST”。

M:真的嗎?

Y:看來,在世界各國,“Post=郵政”這個概念都很普及啊。真好。

——說實話,我們對自己起的“fieldnotes”這個名字有點兒后悔呢,感覺是個小失敗。

Y:哈哈,是嘛。

——是的,“fieldnotes”有前后兩個音節,不那么好記?!癙OSTALCO”只有一個音節,特別上口,也容易給人留下印象。

M:這么說來,還有一點挺幸運的。因為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造詞,在網絡上搜索的時候總能排在前面,很容易找。如果換成“Post Company”這樣的普通詞組,估計就會埋沒在很多類似名稱里面了。

不過,當時互聯網還不像現在這么普及,我們也沒意識到,算歪打正著吧。

——不知道美國人是否有這種習慣,感覺日本人特別喜歡把一個略長一點兒的詞縮短。

Y&M:的確的確!

——比如星巴克咖啡“STARBUCKS”有兩個音節,在日本大家都習慣說“STARBA”,讀起來更繞口一點兒的麥當勞“McDonald’s“變成了“Mac”。縮短之后,一下子就上口好記了,還多了些親切感?!癙OSTALCO”這個名字,稍微縮短了一點兒的感覺挺日本的。

Y:“縮了的感覺”,哈哈,這個說法有意思。

——通過“縮短一點”,既有了獨創性,又多了親切感,還更容易記住。這個名字起得太成功了,實在佩服。

Y:謝謝!

M:聽你們這么一分析,好開心啊。(轉頭問Yuri)你當時真的想了那么多嗎?

Y:我本來就有起名字的天賦。(笑)

——(笑)

M:這么說來,各種名字大多都是Yuri想出來的呢。

 

(后續請見Part 2)

 

相關閱讀:

POSTALCO talks POSTALCO (Part 2)

POSTALCO talks POSTALCO (Part 3)


 

POSTALCO系列商品,在fieldnotes網店及工作室開放日現場均有銷售。

BUY ONLINE
滬ICP備11011347號